1
   
 
 
 
 

 
  曹大容谈创业动力:不因为有钱有经验而来创业
 

    上海是光速进入中国市场所设立的第一个办事地城市,在一个睛朗的午后,南都记者应约在其位于卢湾区淮海路商圈的金茂大厦办公室见到了曹大容:白衬衫,灰西裤,阳光帅气,笑起来两颊的酒窝若隐若现。由于在美国生活多年,他讲话的时候喜欢穿插英文,有时还会反过来问记者“问题的背后是否还藏着一个问题”。
  曹大容是光速在中国市场的第一个董事总经理。常驻上海办公室只有4名同事,加上光速创投的投资人会交叉性地寻找项目,曹大容几乎每周都来往北京、上海,更多的时候只有助理在办公室,略显冷清。但小小的办公室,却蕴含着推动多家中国互联网新锐企业的力量。
  趋势看美国
  作为光速创投在中国的第一个董事总经理,曹大容对光速创投在中国的投资风格影响颇深,让光速的美国经验接上中国的地气,而这也折射着他个人的从业经历。
  曹大容的事业起步在美国,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士及硕士学位,曾经担任英特尔公司营销部主管,然后进入硅谷风险投资公司K LM C apital,花了5年的时间坐上了董事总经理的职位。这是他在三十而立前就取得的成绩。
  但是,在2002和2003年的时候,曹大容在硅谷的很多案子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操作,也更因为思乡,曹大容选择了在2004年回国。刚开始,曹大容选择了在香港观察内地的机会。两年后,曹大容选择了上海,成为了光速在中国的第一个董事总经理。
  光速在美国很注重技术性突破的公司,加入光速后,技术出身的曹大容希望把光速在关注技术驱动型公司的传统沿袭下来。
  彼时2006年,中国的V C投资还不是那么成熟,同时传统行业的增长和投资机会很多。曹大容在加入光速的头两年,先后投下了银河传媒、天利半导体、乐拍、艾诺威、美国石油钻采系统有限公司。出手也很“大方”,比如,银河传媒就投了1000万美元,天利半导体就投了700万美元。在当时,这些都是不小的投资金额。
  但很快曹大容就发现中国的传统行业在技术方面优势不大,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技术是美国人掌握、操作系统是韩国人掌握,客户市场在海外,中国的半导体这场战打不过来。”
  于是,曹大容开始了方向性的调整,从刚开始的制造、传统能源、机械等领域,转向集中投资消费和移动互联网领域。
  曹大容尤其重视中国IT领域的发展。“中国的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原材料的成本越来越高,要提高效率,肯定要做IT。”
  在IT领域,目前曹大容看案子更多的是集中在软件服务和云计算。更细来说,云计算看好的是第三方服务平台或者存储、计算等,还要有工具、分析等更综合性的做法。  
曹大容认为,中国的投资方式最终会跟美国趋同。美国很多公司从技术出发点来做,因为只有技术存在壁垒。比如,光速在美国投的一个案子Pulse,他们专门做技术平台,通过分析用户以前读过的内容,分析用户喜欢什么东西,然后在社交媒体等平台抓取用户有兴趣的内容在Pulse上播放,从而使用户的效率更高。这个概念很简单,但信息要抓得好抓得准,是由技术决定的。
  光速在美国的特点是关注早期,也做一些天使投资。刚进入中国时,更多基金关注偏晚期的项目。但是随着在Pre-IPO等投资竞争激烈、投资回报率日益下滑,资本开始聚焦至早期阶段。曹大容也明显感觉到中国的市场在金融危机前后有着明显的变化。“金融危机之后,晚期的质量不像以前那么好。”
  从那时候开始,曹大容开始推动光速的投资往更早期走,至今几乎80%的案子都是属于早期投资。曹大容特意解释了早期的概念,就是“没有销售,甚至是更早的阶段,利润是绝对没有的”。
  挑出“林书豪”
  曹大容很喜欢篮球,他非常欣赏林书豪。但与普通的球迷不同,曹大容从林书豪身上,还看到了一个人成功的因素。
  “林书豪的投球、运球、速度等都一般,但是有一点不一样,就是这个人超级自信。”曹大容非常赞赏这一点。“我自己打篮球,知道这种在球场上的感觉,这种自信比能想象到的最强的自信程度还要强。”
  这种对人才软实力的关注,也同样体现在曹大容对创业团队的考察上。光速创投投资很多早期项目,从V C投资到最后上市,其产品、市场可能完全不一样,这个过程创业团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早期的项目特别考验人的眼光,曹大容也不否认早期的案例其实是在投资团队。那么,如何才能找到具有成功基因的创业者?
  曹大容对此显得很谦虚,说他还在学习怎么看人,但他认为成功的人是有共同点的,怎么去系统化、去分析,他仍然在“try(尝试)”。
  要取得成功,当然要挑有能力的人,但这种能力并非特指在某个领域。这方面,大学时代在美国高盛实习的经历,给曹大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为高盛成功是必然的,因为高盛的H R在招人的时候对人的要求很独特。有些企业是招有经验的人,但是高盛是招有能力的人。比如,去普林斯顿大学招一个学物理的人,去找一个化学硕士,尽管这些人不懂财务,高盛却说,这个人能力强,不懂财务方面的知识高盛可以教会他。招有能力的人,成功率会高很多。
  但能力之外,光速团队讨论更多的是创业团队的出发点。曹大容说,把一家企业从零做到IPO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出发点肯定不是为了钱来创业,也不是因为有钱有经验了而来创业”。创业是需要一天24小时投入的事情,必须有m otivation(动力)。 
 曹大容曾经在微博上发起一个投票,投票的内容是“成功的创业者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他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了“先天”,或许在他眼里,好的创业者很难刻意去塑造出来。
  发展“亲子”关系
  认为创业者是“先天的”,并不是说曹大容不重视后天努力,恰好相反,他对自己投资的企业强调一种责任感,不余遗力进行后天的栽培。
  生活中,曹大容是两个儿子的父亲,还是改善中国贫困山区孩子的教育环境的民间组织麦田教育基金会的理事,非常注重小孩教育,与朋友交流,除了投资之外,教育小孩是必谈的话题。
  只是与养小孩有所不同,小孩子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企业却拥有选择V C的权利。
  因此,V C与企业之间的“亲子”文化如何,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投资能够成功。
  在光速创投,曹大容在努力建立这样的文化:首先是尊重企业,营造一种平等的文化,无论是团队成员之间的沟通,还是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沟通,都是平等的。他希望光速与企业在合作之后能共同成长。因此无论对早期或者是后期的企业,曹大容都希望光速能成为第一轮的领投投资机构,在第二轮投资的时候再投第二笔钱。中微半导体、聚胜万合、大众点评、优众网等案例均是如此。
  在美国,曹大容见过很多案例,V C投资之后觉得C E O不行就将其换掉。但在中国,光速坚持产品和文化还是要由创业团队来创立。因为在美国,一般创业团队更偏技术,技术团队不见得适合做C E O,假如产品做出来之后卖得很好,可以转换角色就做C T O。但是,在中国创始人就是老板,找新的接任人分走创始人二三成股份,对于创始人来说,这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也会让创业企业陷入很大的危机。
  “这样整个流程就是良性的双向选择了,最终能选我们的企业,也是我们要投的企业。”曹大容说。
  为了实现这种良好的“亲子”关系,曹大容特别放缓投资的步伐,从了解一个案例到最后决定切入,也都比较谨慎。这也是光速的文化所在,光速在美国也不会投很多案子,但对所投的案子会花很多时间成本。“这种责任心,使得我们对每个案子都特别谨慎,会一起共同成长,否则就直接不投了。”曹大容说。 

发布时间:2012-09-18
 

 

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工作处 联系电话: 0514-87433069 0514-87433072 Email:xgc@ypi.edu.cn

学校地址:江苏省扬州市华扬西路199号扬子津科教园 苏ICP备10010893号